当前位置: 我的世界 > 游戏攻略 > 正文

玩家原创同人小说mc大逃亡

小编:天天时间:2014-11-21 10:34回到游戏园首页

  小编为大家带来了我的世界的一篇同人小说,想了解MC中的事情吗,来看看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小说吧,不定时更新哦。

  【在某个平行世界(75年前),某个革命后独立的国家,为了控制叛逆的青少年颁布了purge法令,为学校建立学分制,在平均学分为低的初中中随机抽取一个班参加。青少年们会被发给不同的武器,在野外自相残杀。他们脖子上的颈环会在他们进入禁区,试图逃脱或二十四小时无人死亡的情况下引爆。】

  Chapter.1

  在灯光下闪耀着微微紫色光芒的巴士驶出由灰色水泥搭建的高大校门,在街角拐了一个U型弯,慢慢和里面的喧闹声一起消失在远处的街道。穿着绿色连帽衫的少女从街灯边探出头,确定巴士已经消失后才走到人行道上。少女把袖子的边缘又往下拉了拉——虽然现在是秋天,前几日刚刚袭来的寒流还是让天气变得很冷。

  “他们走了呢。。。。。。希望演出会很精彩。”她喃喃低语。和她同班的同学正在去某个剧院的路上,去观看七点半的演出。路途很遥远的样子,想必他们现在正在唱着歌,或者在热火朝天地聊着天吧?虽然剧院的演出可能又是政【和谐】府制造的模范教育戏剧,每位学生都被强迫着去观看,但有这样的活动,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她现在,并不是那些正在旅途上的同学们中的一员。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从早晨开始就一直这样,但是还是从宿舍的床上爬了起来,去上第一节课。毕竟,逃学是减学分最多的违规行为之一,在这种寄宿制的学校,她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

  可在巴士离开前的半小时,她还是在几乎没有任何目的的情况下翻出了围墙。有时候你不知道原因,但是就是知道要去做——这是班上那个总是一身紫色,有着虔诚的宗教信仰的女生在对其他人讲解“神的召唤”时说过的话。

  这么说,是神在召唤我今天逃走,不去看演出么?少女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继续沿着街道闲逛。从学校溜出来比她想象的容易,但是明天该怎么解释,她就不知道了。即使一般情况下脾气很好的拉娜老师,在知道她这样溜出来后,估计也会对着她咆哮吧?不用说,班级的学分一定也会被扣,但是班里也没几个人在乎这些。

  她又走过了一两家铁门紧闭的小店铺。或许可以在同学们都从剧院回来,睡下后再偷偷翻过墙,回到宿舍里?这好像是唯一一个可行的办法呢。街尽头有家便利店的灯还亮着,或许可以去那里买瓶水,或者一些饼干——

  “停下!”声音从背后响起,在空旷的小巷里显得极其刺耳。她做出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赶快向着旁边的小巷跑去,连头都没回。是学校的保安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不能被抓到。后面更多的人跟了上来。在街灯下,他们的防卫军制服闪着金属光泽。

  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会出动士兵来抓一个逃学的女生啊?

  喘着粗气,少女加快脚步向前跑去,把路上堆积的石子和废弃食品包装纸踢开——曾经在小学田径队里的训练,此刻竟然派上了用场。

  她绕过某个倒在地上的生锈灯柱,又向一个转角拐去。就这样,那群人已经追了她。。。。。。半个街区的样子了呢?中途还用了枪。金属子弹擦过她绿色的连帽衫边缘,让线头如同没被修剪好的草般突了出来。右手边好像是黑暗的,没有灯光的小路,或许我应该躲在那里,等那些士兵过去之后再跑回学校。她这么想道,但没等她跑进去,有人就从里面冲了出来。

  下意识地尖叫,她向后退,试图躲避那人的袭击。这样的闪避还算及时,但他手上的棍状物体还是重重击在了少女的肩头上。好痛呢,是警棍一类的东西吧。。。。。第二击紧跟而来,把她的身体打得往侧边翻转,然后是对她右侧头部的一记重击,完美地如同曾经到学校示范的某位棒球冠军打出的一样。

  她就这么倒在了地面上,同时胳膊上感觉有什么东西刺了进去,这就是最后的知觉了。拿着棍状物的人向后面的士兵行了个礼,随后便离去了,留下数位防卫军士兵沉默地将少女扛在肩上带走,其中一位拿出笔,在文件上的学生名单处打了个勾。

  女生12号,creeper,已归位,purge准备开始。

  

  或许是时候该退休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中年男子将巴士调转方向,透过防毒面具,他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上因催眠瓦斯的效力,睡得很沉的年轻乘客们。

  又是Purge举办的时间,那些只有十几岁的学生们,并没有意识到,这场旅行只有一张回程票。

  巴士继续向前开去,路的尽头是黑曜石般的海洋。

  【请不要吐槽黑曜石什么的,LZ今天没吃药。。。。。。于是文风什么的就是这种啰嗦又作死的快节奏,试着改过但真的改不过来了(还有最后无心邪恶了的某词)】

  眼前的景物从模糊的颜色慢慢变成可分辨的物体,creeper的意识终于从半梦半醒的状态恢复了过来。。。。。。然后就因为头上传来的疼痛让她恨不得再昏过去。

  用手捂住被重击过的地方,她往四周看了看。教室的布置几乎和原来的班级一样,陈旧的木制课桌,黑板和讲台,小小的白炽灯给教室提供了微弱的光。在她课桌的桌角有着用铅笔写出的“What the fuck?!”字样,深深刻进了木头里,可以想象写字的人那抓狂的模样。黑板上方的钟表显示现在是午夜,窗子如监狱般被铁栏杆所环绕。

  之前坐巴士离开的同学们都在教室里,看起来好像都睡着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都会被送到这种地方来?

  门把被扭动的声音响起,有人走进了屋里。

  有那么一瞬间,creeper把那人认成了班里的新转学生,那个叫ender的女生,但是她很快把这个猜测否决了。走进门来的女子看上去明显是成年人,比班里的同学看起来大五六岁。

  但是同样的紫色眼睛。。。。。。相似度几乎百分百啊。

  女子伸手扭亮了一盏灯,在教室里扫视一周,最后走到了她面前。

  “女生12号,是么?你可给我们带来了不少麻烦呢。”

  她的双瞳微微眯起,又把脸凑近了一些。现在她的样子就像一只凝视着猎物的猫,在考虑将爪子插进猎物身体的哪个部位,带着仿佛儿童般的天真和好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现在我就是那只被她盯上的老鼠?

  “对。。。。。。对不起。”不停颤抖的creeper好不容易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觉得她的反应很有趣,女子有意又凑近了一些,用手抬起她的下巴。

  “你真的很可爱呢,如果不是看起来很弱,说不定我会考虑赌你赢。”

  扔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女子走向了教室的讲台。

  周围的同学有几个已经醒了,和creeper一样充满疑惑,四处瞪视。

  “喂喂,你们都睡醒了吧?睡得好么?”讲台上,女子拿着扩音器大声喊道,“醒了的同学快叫醒其他人,不然我没办法开始讲啊!”

  她的话还是起到了些效果,全班大半的人在几分钟内都清醒了过来。

  “于是大家都醒了,很奇怪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我是谁吧?”她无视教室里的喧闹,平静地说道,“那么,我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是E.D,你们新的指导员。”

  等等E.D?这不会是真名吧,多半是缩写一类的东西。

  “我不明白。”班代表举起了手,“为什么我们会被送到这里来?大家都知道吧,我们之前还是在去剧院的路上。”

  这句话带来的效果实在不小,教室顿时被吵闹声淹没。

  “回答我们,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现在几点了?你知道么?”

  “你有印象发生了什么吗?”

  女子微笑着,看着讲台下的人。

  “安静一下。。。。。。”她终于开口说话,然后在黑板上,写下了五个字母【Purge】。

  “知道这个,是什么吧?你们今年,是被选上Purge的班级哦。”

  班上顿时产生了诡异的沉默。

  【残存人数.36】

  【不知道为什么把苦力怕娘的名字用英文写了出来,事实上对于人物名字的语言会各种切换,主要是有些地方觉得比较顺。。。。。。真的对不起了各位】

  没有人不知道purge的意思。作为词语,它的含义是“清洗”,而那项计划,却正巧也有着同样的目的。

  【purge:国家政【和谐】府的一项计划,由防卫军士兵执行,在学分平均为低的初中举办。详情见附录二。】学生词典上的解释大概是这样,只看这个会把它以为是某种针对不良学生的军训,但事实并非如此。

  那段长长的附录二的内容,才是事实真相。虽然被无数华丽的辞藻包装,依然透着血腥气。

  让学生自相残杀,最后只剩一人的残酷游戏。

  【为国家清除行为不端的青少年,就像将腐烂的果实扔出箱子一样,是为了保持青少年们整体素质的纯正,我们未来的国家将充满守纪律的好公民。】附录中某位高官振振有词的演讲,让purge的本质一览无余。

  自相残杀的活动固然可怕,但没人能够反抗。反对政【和谐】府的任何意见,都没有存在的余地。所以,大家也就这么将就着过了下来。

  但是不可能被选上的吧?国家里有多少初中,平均学分是低的,比我们班低的有的是,那些真正的不良少年才会被选上吧?几率真的很小,以我们班这种每次年级活动抽奖都只抽到铅笔橡皮的烂运气,怎么可能啊!

  所有人都这么想。但是偏偏这一班,这次被选上了。

  “同学们,你们的父母都已经被通知过了,”E.D打破了班里死一般的寂静,开口说道,“今天早晨你们可都会上新闻呢!purge结束时也还会有一次,不过那时只有一位幸运的同学可以站在镜头前面了。”

  “同学们家里可能有着不同的背景,政府工作人员,商人,或只是普通的公务员,但是purge中,这些都没有任何用。想活到最后,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的能力。”

  这太不可置信了。昨天还在课室里嘻嘻哈哈,互相抄作业,在体育课上一起打球的同学,就要开始自相残杀了?多数人心里浮想的是同一个念头。

  “同学们是不是还有些不敢相信呢?”仿佛能够读心般,E.D又说话了,“你们,进来一下。”她向着门外招了招手。

  随着门把转动的声音,门打开,三位士兵冲进了教室。他们都穿着和E.D一样的黑色军服和军靴,除了头上的钢盔和肩上扛的步枪外。头盔的阴影下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但是如果能够看清的话,也应该是空白而肃杀的表情吧。最后面的士兵拖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款式类似住宅楼下装垃圾的那种袋子,只不过比较大而已,里面好像有着什么东西。

  “现在,向同学们介绍这三位先生,你们,为什么不把袋子里的东西给同学们看看呢?”E.D示意士兵将袋子搬到讲台上。三人向着她行了个礼,然后最前面的士兵把袋口拉开——

  “啊——”前排的女生们在看到袋子里东西的一瞬间,就尖叫起来。后面的人被尖叫吸引过来,试图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教室里又混乱了起来,惊叹声和疑问声夹杂其中。

  袋子里,是他们的班主任拉娜老师,或许应该说是前班主任才对。

  她头上那顶为她赢来“青蛙”这个绰号的青蛙帽上,多了一个红色弹孔,正好在帽子中央,为那只“青蛙”添了一张血红的小嘴。帽子下橘红色的短发被鲜血浸透,凌乱地贴在脸颊上。失去生命的眼睛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左手上的表针还在滴滴答答地走着。

  “安静,安静下来,同学们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E.D挥着手,试图维持秩序,但女生的尖叫并没有停止。

  看到这幅情景,第三位士兵迅速抽出了手枪。是要鸣枪示威,对着天花板或者墙壁开枪吗?出乎意料,他瞄准了讲台上的尸体,对着它开始射击。

  四五颗子弹轻而易举地穿透了塑料薄膜和下面的尸体,发出与肉体碰撞和骨头折断的声音,最后随着木头破裂的咔嚓脆响嵌进了讲台里。士兵又开了两枪,鲜血和软组织碎片全溅在前排同学的脸上。塑料袋上已经全是弹孔,不难想象下面的尸体那支离破碎的样子。

  将手枪插回腰间的枪套里,刚才开枪的士兵拎起塑料袋,往教室墙角用力一甩。发出恶心的啪叽一声,塑料袋落地,因为惯性的缘故又滚了几圈,在地板上留下一条红色血迹。

  没有人再尖叫了。

  【残存人数.36】

  【血腥什么的来了,于是这就是我控制过后的。。。。。。】

  站着的学生们都默默地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教室里被一股血腥气所充满,虽然是从尸体上所流出的血,味道还是十分强烈。

  有那么一瞬间,Creeper觉得自己快要吐了。这是真的。。。。。。该死的啊,怎么世间还会有这种活动存在?

  “同学们,听好了。你们的班主任老师十分强烈地反对这项计划,所以,我们只好这么做

  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愿意这样做,但是你们知道。。。。。。”E.D虽然这么说,但脸上丝毫没有露出任何一丝表情。

  此刻班上所有同学的表情都如同木雕一般僵硬。这是真的,不是梦或者骗局。他们要被迫自相残杀了。

  现在,creeper才从刚才的震惊和恶心中稍稍恢复了一些。她盯着墙角的黑色塑料袋,地上如虫子般的红色血迹,也坐在靠前位置的自己桌上,已经凝结的细小血点。。。。。。这就像班级里大家曾经一起看过的恐怖片,某部很久之前的外国影片,看到血腥的部分女生们都一起尖叫,但是大家都很开心。

  purge之后,都不会有所谓的“大家”了啊。

  我们一定要逃走,但是怎么从这里出来?或许可以聚到一起,然后想出一个办法,但是这里是哪里?purge又是怎么进行的,没人知道具体细节,除了学生们会被发给武器自相残杀。

  “请问同学们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没有的话,我要开始讲解规则了。”E.D微笑着说道,拿起身边的册子。

  桌椅倾倒的声音突然响起,门边的某位同学迅速地窜出了教室,消失在黑暗中。

  三位士兵几乎在同一时间端起步枪,追出了门外。枪声在外面的走廊回荡,听起来像是一场追逐。“停下!”随着一声喊叫,那位逃走的同学竟然出现在了门口,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惨白。嘴半张着,还没来得及呼救,背后枪声再次响起。两位士兵拿着步枪的身影,出现在了黑暗中。几乎一声没吭,他便倒在了门口,校服上排满弹孔。

  随后进来的士兵把尸体往门边随意一拖,和装着班主任尸体的塑料袋并列在墙角。

  新鲜的血腥气几乎在开枪时就从尸体上散发出来,再次充满了教室。

  “真的是个不听话的家伙呢,同学们,就让他作为你们的警告吧?逃跑是没有用的。”E.D指着墙角,脸上挂着和刚才一样无所谓的微笑。

  第二位死者。就是和他们朝夕相处的某位同学,就被杀死在教室里。

  “所以现在,我可以开始讲规则了吧?希望这次不会有人打扰我。我想你们都知道游戏的目的了吧,很简单,就是自相残杀。最后剩下的那个人就可以回家,还能拿到总统的签名,是不是很棒呢?”

  “你们可能认为这是一场残忍至极的计划,但是人生就是这样,随时都有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所以冷静些,就把它当成一场游戏来看吧——安静,不要说话!”突如其来的喊声使大部分人都有些诧异。台上的E.D扔出了一件白色物体,朝着正在和班代表说话的人,几乎就像课堂上老师对睡觉的同学扔出粉笔警告一样。

  一直到它插进那个说话者的喉咙,发出一声微弱的,如同装着尸体的黑色塑料袋被扔到地上时所发出的声音,旁边的人才看清楚它的模样。

  那是一把微微弯曲的短刀,形状类似食肉动物的獠牙,由于反射灯光的关系而发亮。刀子被扔出的力量加上一些重力作用后准确地切开了喉管,将一些血管也一并切断,喷溅出的血在颈部形成一朵诡异的红花,部分溅到了课桌上,以及旁边班代表整洁的棕色外套和辫子上。

  仿佛确认那把刀子真的发挥到了作用,被击中的人动了动嘴唇,像是想要说话,然后便整个人往侧边翻倒,把坐着的椅子也带倒在地面上。

  毫无疑问,她是不可能活下来了。

  班代表睁大眼睛,往下看着地面上失去生命的躯体。

  “对不起同学们。指导员杀死某人,好像是违反规则的吧?”脸上依然带着微笑,E.D将黑色长发往后整理,“但是不当行为,比如说话,是不会被允许的。虽然我也不愿意增加尸体的数量,但是如果任何一位同学说话,刀子还是会扔过去的。

  “所以同学们一定要遵守纪律。真是的,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又多了具尸体?”最后一句几乎是她的自言自语,音量虽然很小,但前排的几位同学还是能够听见。

  Creeper转过头,看着地上死去的女生。她的年龄比班里同学小两岁,又因为长相幼小而被叫做“小朋友”,是个颇受欢迎的孩子。那两条短短的,有些稚气的辫子散在地上,辫梢已经被地上的鲜血染成了暗红色。

  她眼前的图像因泪水的缘故模糊了起来,低下头用袖子擦了擦脸。

分享到:更多

游戏信息

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类型:休闲娱乐平台:PC,iOS,安卓电脑版下载
  • 游戏大礼包
  • 手游开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