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的世界 > 游戏攻略 > 正文

玩家原创同人小说mc大逃亡(2)

小编:天天时间:2014-11-21 10:34回到游戏园首页

  【残存人数.34】

  门再次被打开,一辆上面挤压着无数鼓鼓囊囊的军用帆布背包的推车被推了进来。

  “同学们,这些就是你们的装备。一会你们每个人出去的时候,自己拿一个,里面会有地图,食物和水,指南针,手电筒,以及一样随机抽选的武器。可能会是刀子或者手枪这种强力武器,也可能只是外套这样的东西。对了,还会有手表——大家都带表了吧?因为可能有同学没带,所以才会放一块表。 六点和十二点会有广播,晚上也是这个时间。广播里会播报禁区和死亡名单。说到禁区,这可是很重要的一点呢,因为你们脖子上的颈环。”

  如果不是E.D提起的话,creeper根本不会注意到那个颈环。触摸着颈部,冰冷的金属触感从手上传来。她看向旁边同学的颈环。僵硬简约的线条,少数金属被连接在一起的接缝,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附加物。其他几个没注意到颈环的同学,此刻也连忙看向了它。

  “颈环是国家最高科技的产物,防水,防震,完全无法自行卸下。如果硬要把它扯下来的话,颈环可是会爆炸的。这不是什么好看的死法,我也希望没有一位同学会这么死去。所以,广播里会播报禁区位置,在那个位置的同学最好快点离开,当然死去的同学不会算在内。一旦到了规定时间还有人在里面的话,两分钟内,电脑就会激活颈环,使它爆炸。”

  听到前几句话,几个正在扯着颈环的人急忙停下了手。

  “为什么会有禁区的设置呢?如果同学们都躲在一个地方不出来,purge就没有意义了啊。随着活动进行,禁区会越来越多,你们的活动范围也会变小。颈环是由电子信号引爆的,所以不管是藏在建筑物或者水里,都一样躲不过去。”

  “对了,还有一个例外——purge里有许多人死去,但如果24小时没有任何一人死亡,电脑会激活所有的颈环。没有幸存者。所以同学们一定要尽力!”E.D说完后,将一个背包打开,把里面的地图展示给所有人。

  “你们包里的地图就是这样,”地图上画满了横线和竖线,被分成了无数小格。左边的小字显示,这是一处岛屿。“岛四角有监视船,负责射杀所有试图通过海上逃走的同学。横排编号为字母,竖排编号为数字,所以如果B-3被设为禁区,就代表第二横排第三格所处的位置是禁区了。purge开始时是不会有禁区的,但是也有一个例外,就是你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岛上的学校。你们离开后二十五分钟,学校就会变成禁区了。一个区的范围大约是两百米,所以尽可能全速离开。有什么不懂的吗?”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我该说的都说完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情,不算是规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可能同学们觉得自相残杀是不可能的,但别忘了,有些人会很愿意这么做。”

  教室里依然十分安静,但是气氛有了诡异的变化。除了几位一直沉默着的同学外,大家都开始打量周围的同学,目光中满怀不信任,以及少数的恐惧。

  “为了让同学们记住这个道理,我们来做个活动吧?桌子抽屉里有笔和纸,拿出来,把【我们要自相残杀】这句话抄下来,三遍。”依然微笑着,E.D从前排的一张桌子抽屉里拿出纸和笔示意。

  我.们.要.自.相.残.杀。每个字仿佛像那把刚刚扔出的锋利短刀般插进脑海里。不会有人愿意那样做的吧?我们是同学,是感情很好的同学啊。。。。。。但是不安依旧挥之不去。如果有人,愿意那么做会怎么样?刚才看着两位同学死去,却什么反应都没有的人,不是也有吗?总之,还是小心一些吧。不过大多数同学,都还是可以信任的,对,对吧?

  最后的话,她自己都是带着疑问的。

  “写完这句话,再写一句。你死我活,也是三遍。”好像觉得不够似的,E.D又加了一句。

  以同样潦草的笔迹快速写下这三句话的creeper,抬起头看着讲台上的E.D。她还是在笑着。

  好像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好像墙角袋子里的两具尸体只是普通的垃圾而已,好像现在躺在破旧冰冷的木质地板上的女生,不是她杀死的。

  刚才因为恐惧和震惊被压制的愤怒瞬间沸腾起来,让她有些喘不上气的感觉。

  E.D似乎也察觉到了creeper的反应,特意朝着她笑了笑,微微眯起眼睛,似乎有些嘲讽的意味。很想杀了我是吗?还是先担心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再说吧。

  少女的拳头握得更紧了,关节都因为用力而发白。

  【残存人数.34】

  【顺便说一句,36这个数字是在加上一群被动生物拟人(总的来说就是猪牛羊之类的)和不同衣服颜色的村民后得出的人数,因为太少BR会丰富不起来。。。。。。当然这些应该都是炮灰型的】

  “活动做完,purge就要正式开始了,同学们都准备好了吗?我们会先决定第一个出发的同学,然后后面的就全是根据学号来了。男生,女生,男生,女生,以这个顺序出去,很清楚吧。还记得我刚刚说的话吧,二十五分钟内学校就会变成禁区了,所以动作要快,不管是出教室还是离开学校所在区域。出门左拐向前走,右拐,再走十几秒就出去了,在走廊里拖拖拉拉闲逛的人,可是会被立刻杀死的。”E.D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紫色信封,和一把剪子。

  “第一位学生是由电脑抽签选出,结果就装在信封里。先等一下。。。。。。”E.D拿起剪子,从信封边缘开始剪了起来。

  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嚼着从书包里拿出的巧克力饼干,一言不发的wither【男生 号】,却出乎意料地开口了,平平淡淡,几乎没有什么感情在里面:“purge,什么时候开始。

  除了少数几位和他一样沉默着的同学外,大部分人都扭头看向wither处在最后一排门边的座位。

  “这位同学是不是有些心急了呢?耐心点,只要离开这里就算开始了,”正细致地剪着信封的E.D回答,“所以建议同学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正好现在是半夜,睡一觉补充下体力,听完六点的广播后看看有几位同学已经输掉了再想想自己该怎么做。”

  Wither没有再说话,继续低下头吃着饼干。Creeper看向墙上的钟表。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一点了。。。。。。应该是大约一点零五分的样子。

  终于把信封剪开的E.D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宣布:“男生1号,skeleton。”

  原来是坐在靠窗座位,属于“沉默不语的一群”的骷髅啊。即使听到自己的名字,依然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只是轻微点了下头,作为回答。不过生长在父母都是防卫军,规则严明到像军营的家庭,这样的性格也不意外,会认真参加游戏的可能几乎是百分百了。

  “女生1号,cat。。。。。。”E.D一次次重复念出座号,被叫到的人拿一个背包走出教室。流程就这么进行着,没有任何例外——除了一个几乎无人观察到的小细节。

  在某位同学,好像是女生4号走出教室时,creeper看到她给第二排的另一人递了一张纸条,就是他们刚才写下【我们要自相残杀】的纸,动作十分快,几乎就是在经过座位的几秒内。是约好了,在岛上的一个地方见面吗?女生4号,是史莱姆,她传纸条的对象,好像就是她的死党的样子,这么说,友谊还是存在的啊。

  她的座号是12号。或许可以在建筑外面等自己的朋友,13号的蜘蛛,但好像她是唯一排在自己后面的朋友。其它人的座号都在前面。没关系,就等着她吧?或许两个人在一起可以想出逃出去的办法,但可能需要更多人。。。。。。

  在这段时间里,“沉默不语的一群”,也一个个出发了。表情还真是一致,和第一个出去的骷髅一样,完全无视台上的E.D和旁边的士兵,拿起包就走。转学来的 Ender,刚才问purge什么时候开始的wither,还有恶魂。这些人估计是在E.D说“有些人会很愿意这么做”时,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了。都是不良学生一样的人物,对于杀掉同学让自己活下来这种事情,应该连想都不想就会去做吧。

  不过wither有自己的一帮朋友。从同一个学校转来的几位。甚至连creeper平时相处的很好的僵尸,也是和他一起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密,至少杀死对方是不可想象的。

  但恶魂和ender这两个女生,她很不确定。一个看起来可爱如同玩偶,却连教师都害怕,另一个自从转学来,就没说过几句话。虽然没和她们有过接触,但是还是有隐隐的畏惧。

  时间不断流逝。看着一个个同学走出去就有些像是看着快进的录像,只是一闪而过的影子而已。“女生12号,creeper。”当自己的名字被E.D念出来,creeper竟意外地有种轻松感。

  拿起迷彩图案的军用背包走向门口,她最后看了教室一眼。

  【残存人数.34】

  【这章相当崩坏。。。。。。于是骷髅和凋灵这两只是目前被改成少年的,依旧人物名字语言各种乱套什么的(捂脸)】

  学校走廊没有照明,几乎是黑暗一片的,但是地上那位试图逃走的同学留下的暗红血迹还是分外醒目。Creeper小心地从血迹边绕过,根据E.D刚才说的路线往出口走去。

  边上有个房间,和之前带着的教室大约隔着三个房间。门半开着,隐约可以看见里面士兵的黑色制服和墙上挂着的各种步枪,看来数量相当多,估计是为了防止拿到枪械的学生在学校变成禁区前试图反抗吧。其中一位看了她一眼,但仅此而已。

  虽然头上的伤让左边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她还是加快脚步从房间边上离开了。右转后,外面的光亮立马透进了黑暗的走廊。两侧都是针叶树林,偶尔有几株白桦参差其中。对面是海洋,有些灯光的亮点,像是陆地。这次举行的地方是个小岛。并不意外,所在地区的所有purge都是在岛上举行的,其它地区有时是被电网围绕的荒凉雪山或沙漠中央,或者老旧的监狱和地下掩体。地图上标示了岛的名称,但她没怎么注意。

  外面一个人都没有。看来大家都听从了E.D的建议,一出建筑就马上藏了起来。

  不过没关系。。。。。。蜘蛛她是十三号,再出来一个男生就可以和她汇合了吧?不能在走廊里停留,但在外面等应该是可以的。

  带着海水咸味的风吹来,她颤抖了一下。夜里的天气还真的是很冷呢。

  好像有什么不对。风里有种怪异的气味,像是血腥味。

  直到此时,creeper才注意到几米外,躺卧在地上的形体。

  那是个人。以脸朝下的方式倒在地上,看不清脸孔,但有些破旧的墨绿色连帽衫还是让她认出了那人的身份。前几个离开学校的人之一,男生3号,僵尸。

  连帽衫帽子与衣领的接口处,插着一根像是箭矢一样的东西,几乎被身体挡住。四片白色羽毛制作的箭羽在漆黑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出。

  有什么人参加了这场游戏。这是肯定的。

  Creeper在看到尸体的一瞬间,其实就该快些逃走。但她却是往前走了走,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他还没有死去,只是昏迷也有可能?

  “小心!”后面传来的警告声以及迎面飞来的什么东西,让她正好及时地往侧面闪开,虽然由于运动有些不灵活的原因狼狈地扑倒在了地上。随着物体与空气尖锐的摩擦声,同样的箭矢从原来她头部的位置飞了过去,和水泥制的地面相撞,留下一道划痕。

  箭矢射来的方向有个人影,虽然因为太远和灌木的遮挡而无法看清面貌,但整洁的白色衬衫还是透露出了那人的身份。第一个出来的骷髅,此刻手里正拿着十字弓一类的武器。

  猜测是对的,他果然是愿意参加这场游戏的人!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跑啊!”后面传来的声音总算让趴在地上的creeper明白了状况,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从建筑边缘窜了出去。虽然运动的能力因为头上的伤有些减弱,但以全速逃走的她此刻速度还是足以躲开箭矢的。这时拿着十字弓的埋伏者已经消失在树林里,所以现在奔跑的速度其实也无所谓了。

  看来purge不管在何时都是一样危险,如果刚才后面的人没有发出警告的话,现在自己已经变成尸体了。。。。。。我后面的是男生13号吧?是谁?学校建筑已经被远远抛在身后,林中的柔软草地在脚下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即便是以此时狂奔的速度也一样,只是偶尔在踩到落叶时才发出沙沙响声。直到被几块建筑上脱落的砖石绊倒,creeper才意识到,附近好像有间民居。

  所有的居民在举行前都会被疏散,这里肯定是不会有人了。被树林环绕的屋子从外面看不像是会被人发现的样子,也不是在学校所在区域。

  晚上就暂时把这里当做藏身处吧,睡一觉再起来。。。。。。。虽然在经历过这么多事后,自己还能否睡得着都是个问题。她围绕屋子转了一圈,又从破了个洞的窗纸往屋里窥望——屋子的玻璃不知为何被拆下了。没有任何人在里面,屋子里的蜘蛛网和窗边桌子上厚厚的灰,暗示着屋子已被荒废许久,可能在岛上居民被疏散之前就没有人住了。

  从窗台跨进屋里,creeper坐在地板上喘着气。刚才被惊吓时奔跑的速度有多快?真的很累很累,可能在田径训练时都没有过这样的速度。。。。。。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流了下来,在木质地板上形成潮湿的斑痕。

  【残存人数.33】

  【写这篇时在旅游,写到苦力怕娘躲过飞来的箭矢那一段左手抽筋了(天冷的缘故)。。。。。。艾玛痛死了,之后一直到出去看表演的路上才缓过来,忍着痛单手打字的孩纸桑不起,所以文渣请见谅(泥垢)】

  【可爱的男孩子僵尸菌领了便当。。。。。。所以如果接受不了本命死掉的痛楚还是为了身心愉快关掉吧,好像是会被喷的样子但是BR这个梗就是这么残酷(怨念脸)】

分享到:更多

游戏信息

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类型:休闲娱乐平台:PC,iOS,安卓电脑版下载
  • 游戏大礼包
  • 手游开测表